历趣 > 资讯 > 评测

“网赚”APP怎么消失了

那是一个魔幻的年代。

点开APP,目光所及皆是捡钱的机会,走路能赚钱,喝水能赚钱,甚至睡觉都能赚钱。每天只需简单地做任务、领金币即可兑现,一天赚杯奶茶钱不成问题。

虽然数目不多,但是全网却乐此不疲,大家一起沉迷于这场金钱游戏。

一些较为典型的网赚任务

该玩法被称作“网赚”,行业公认是由趣头条开创,就是那个靠着“看新闻能赚钱”闯进纳斯达克的资讯平台。其让赚金币成为资讯平台的标配,且随之出现一系列变种。例如各大主流APP推出对应的极速版,以及前面提到的群魔乱舞的网赚APP。

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

近日,快看点APP发布停运公告,将于2023年2月6日0点终止运营,届时用户将无法访问。快看点,正是当时快手模仿趣头条推出的一款图文资讯APP。

“网赚模式终结”的话题由此再次搬到台前,实际上,潮起又潮落,趣头条及衍生APP的清退离场此前就已启动,目前市面上仅剩极速版APP这一分支仍在坚挺。

压力来到了极速版APP这边,作为网赚模式仅存的独苗,它们将何去何从?这不只是一次简单的业务抉择,更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与否。

退潮不是一蹴而就的瞬时动作,而是一个动态的过程。

在正式停运之前,快看点APP的另一项动作其实更值得关注,即1月6日下线全站所有金币和现金发放任务及游戏,其站内及站外所有渠道均已不再展示领取金币或现金的活动入口。

此举意味着快看点放弃了赖以为生的网赚模式,而核心模式一旦崩塌,APP自然名存实亡。

这与“老大哥”的离场路径如出一辙。2022年4月,趣头条宣布将于2022年6月30日停止自媒体创作平台的服务和维护,并将于4月21日当天,下线上传内容入口。

一家内容平台,主动放弃内容生态里*重要的群体,事情太过反常。巨大变动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的同时,也让大家开始正视趣头条的窘迫处境。

用户方面,网赚打法仍在继续,流量增长却陷入停滞、用户粘性明显下滑。与上述公告发布距离最近的一份财报显示,2021年第三季度,趣头条月活同比下滑1.7%,日活同比下滑33.2%。

数据反馈的信息直接且残酷:网赚模式,玩不转了。

后续的故事走向大家有目共睹。营销驱动的大手笔投入非但没能给趣头条换来可持续增长,还将其拖至亏损泥沼,以至于不得不“躺平”。目前,趣头条股价已跌至1美元以下,市值较上市当天缩水99.9%。

复盘趣头条、快看点等APP的生命历程,不难总结出一条教训:缺少护城河的网赚模式,虽能在短时间内大量获客,但流量搬运工的角色无法形成可靠的竞争力。而且,随着竞争加剧、边际效应递减,网赚模式的获客能力明显后劲不足,整体业务便会从源头开始难以运转。

同样借网赚玩法吸引用户的拼多多、美团等平台,则是反例。在他们的运营逻辑里,网赚是为核心业务服务。

拼多多的网赚玩法

比如拼多多APP内有天天领现金小游戏,还有看视频领红包的机制,这些是典型的网赚模式。作为平台的流量来源之一,现金红包的诱惑之下用户涌进APP,然后平台再依靠电商业务来承接,流量就顺势完成了转化。

这样一来,即便网赚玩法不再奏效,其主营业务仍可照常运行,不会受到实质性的打击。而非像纯粹的网赚平台,除了吸引流量卖给广告主之外,再难找到其他的业务支撑点。

模式存在致命缺陷,相关APP的清退离场就成了必然,只是时间早晚问题。

如今业内外对于网赚模式已有客观的认识,但在故事的前半程,剧情却是截然相反。

2016年6月,趣头条上线,“初次邀请好友赚9元”“每日签到攒金币”“阅读60秒赚72金币”等操作使其成为资讯赛道黑马,一时风头无两。

成立800多天,1.81亿装机。趣头条董事长谭思亮在公司上市之际强调,趣头条是当时*快赴美IPO的中概股。并且,上市收盘暴涨128.14%,创下当年美国IPO规模超过500万美元股票的*大首日涨幅。

资本自然也不会放过这类“优质”项目,趣头条背后的投资阵容涵盖腾讯、顺为资本、人民网旗下基金等。上市之际,趣头条还获得了来自小米的支持和京东集团的认购意向。

站在当时的视角,称之为“天选之子”并不为过。

更关键的是,网赚模式可以轻松复制到任何领域,趣头条的开挂故事相当于给行业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“看新闻赚钱”的玩法成为移动资讯市场的标配,淘新闻、爱上头条、东方头条等APP批量上线;继续拓展,各种事物都可以成为网赚的载体,比如走路、睡觉、喝水等等。

风口正盛之时,质疑声音不绝于耳。业界开始反思,此类网赚APP是否已经“走火入魔”,因为他们的目的已经不在于吸引用户,而是单纯依靠网赚进行流量倒卖。

极速版APP正是在此时兴起,抖音、快手、百度、京东、微博、今日头条等几乎所有主流APP都上线了极速版本。据QuestMobile统计,2019年市面上极速版APP数量超75个。

使用过极速版APP的用户都清楚,极速版*大吸引力并非“极速”,而是任务奖励。比如抖音、快手极速版的刷短视频获取金币。在运营逻辑上与趣头条非常相似,在用户登录、拉新、停留等环节以金币给予鼓励,是典型的网赚模式。

向APP背后望去,腾讯、阿里、百度、字节跳动、美团等互联网巨头则是以实际行动表达了对网赚模式的支持。

并且,其他网赚APP已集体离场,极速版APP却依然保留至今,成为网赚模式曾辉煌一时的证据。

巨头模仿趣头条推出极速版APP,根源在于看重网赚模式所对应的价值。

首先要明确的问题是,网赚模式的目标用户群体是谁?

趣头条对此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,上市时,趣头条CFO王静波表示,“中国有14亿人口,其中,10亿在三四线城市及以下,趣头条还有足够的发展空间。”

换个大家比较熟悉的说法,下沉市场。

极速版APP扎堆上市的2018年、2019年,移动互联网行业恰好在打下沉之战。在一二线城市基本饱和的背景下,用户超10亿的下沉市场成了增长突破口。

业内人士认为,“极速版APP的特性决定了其就是为下沉市场而来,一是凭借网赚玩法吸引用户,二在精简过的功能更适应低配手机,上手更简单。”

根据相关报告,极速版APP也确实为互联网厂商打开了下沉市场,三四五线城市的中老年人没日没夜地刷手机、赚金币成了常态。

易观千帆曾发布数据,2022年5月,极速版APP中快手极速版APP月活近3亿,其中,一线城市用户仅占6%左右,占比*大的是三线城市的用户,约为22%。

网赚模式成功收割下沉市场的流量红利,与此同时,新的变化也在酝酿之中。

如前文所讲,网赚模式的翻车是可预见的结果。

之于平台而言,高强度的烧钱补贴不可持续,奖励力度收缩,用户收益减少,参与热情必然降低。上述业内人士强调:“大多数人本身就是为奖励而来, 对平台的服务等毫无粘性可言,金币奖励从一天100个降到一天10个,用户流失无可避免。”

鉴于此,不少用户对于极速版APP的评价提到了同一个观点,即“能赚钱,但只能赚一点点”。更有用户将极速版APP的几分钱奖励称作“陷阱”,是平台在薅用户的羊毛。

站在行业视角,下沉市场经过近些年的开垦,部分行业其实已经达到深度普及,极速版APP可攫取的红利仍在,但增速呈放缓趋势。

QuestMobile数据显示,2022年4月,在电商、短视频领域,下沉市场用户的渗透率分别达到了89.1%、80.6%。其中,短视频领域渗透率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增幅仅为1.8%。

时代悄然完成更迭,网赚玩法不再适应新的需求,这也进一步促成相关APP清退离场的必然性。

网赚模式终结与否?行文至此,答案已然明了。

一边,开山鼻祖趣头条以及快看点等跟进者的失败已证实,单薄的网赚不足以支撑起良性、可持续的商业模式,当风口过去,各类网赚APP难逃一“死”。即便日后再有类似的APP卷土重来,结局也早已注定。

另一边,于网赚风口成长起来的极速版APP,能否继续作为网赚模式的代表要打个问号。

对于极速版APP而言,与前面提到的拼多多等平台运营逻辑类似,网赚模式只是其在下沉市场的获客手段,最终目的仍要回归到业务主线之上。经过前几年的推广,极速版APP已经初步完成寻求增量的任务。且随着形势生变,继续沿用网赚打法的性价比大不如前。

此时,网赚模式面临着被抛弃的风险。

行业里已经能够看到一些苗头。例如抖音极速版近期上线了“9块9特价”频道,证明在网赚玩法之外,极速版APP正在尝试以低价营销等方法切入下沉市场。

刘慈欣在《三体》里提出的观点,鱼上岸的那一刻就不再是鱼了。极速版APP的任务、功能演变,其将无法再被定义为网赚模式的代表。

网赚APP的故事,就此彻底画上句号。

精彩推荐
手机版专区
电脑版|APP客户端
声明:为严格遵守广告法,站点已将"第一","最"等极限词汇屏蔽,请知悉